第八百六十九章 抢徒弟

逃大侠 启未来 3249 字 1个月前

光蕴,没让圣老失望,一出便是六道,一颗丹药三道。

当一缕光蕴出现时,大伙儿还都没感觉到什么,但连续六道光蕴扩散,那影响可就大了。

一层层光蕴慢慢从身子穿过,没入山头后,从山后而出,继续扩散,视万物如无物,那种场面,令小半个宗门都沸腾了。

深夜里,出现六道淡蓝色的光蕴,如此的场景,又有几人见过?许多弟子追着光蕴远去,似乎不想放着光蕴走远,还有一些弟子爬到远处的山顶,观看渐渐扩散的光蕴美景。

六道光蕴扩散到远处后,比武台上便暗淡了下来,之后的凝丹时间并不长,在黎明时分,阳光还没出现时,两颗散发蓝色光亮的丹药,每颗都带有六道光环,刚刚出炉,便被方涥收了起来。

众人都没见识七级丹药还有如此鲜亮的外表,只是看了不到一眼,便没了,所有人有点失落。

一些不懂炼丹的弟子,小声的嘀咕,希望能多看一会儿,而一些懂炼丹的弟子,则是一脸鄙视的回答:“此等丹药,怎可拿出来令人观赏?药效的流失,一眼,便是千里之遥!”

这么的回答后,其余的人懂了,方涥笑呵呵对面前的老者说道:“有劳前辈,呃...弟子之前炼制的丹药,就赠与前辈,弟子告辞!”

炼完了丹药,那绝对是要溜走的,傻子才在那里都逗留。

只不过,方涥想走,可外面的人也太多了,走出绝恒之气墙壁的方涥,开始犯难了,若是要开溜,那就只能开启身法,在众目睽睽之下离开。

“小子,你玩耍了一日,还不快回去练功!”火雷大长老的一句话,看似像给方涥解围,其实是在抢夺方涥的归属。

圣老的想法,火雷早就猜到了,叫方涥早点离开,也免得被圣老纠缠。

听到火雷的话语,方涥便放开手脚,一跃而起,龙天步驱动,两三个呼吸便消失在众人的视野中。

不过,圣老的决定,也不是那么容易被人更改的,方涥离开人群众多的地方,更加有利于他去收复方涥,所以看着方涥离开的方向,圣老,二话不说便跟了上去。

见状,火雷眉头紧锁,一脸不悦之色。

身边的副宗主搓着手:“宗规有云,不得强迫弟子拜师,可懂?”

“呃...懂!”一句话点醒了火雷,不再犹豫,火雷也朝着方涥的临时住地,赶了过去。

山谷里,方涥到了破房屋后面,自然是要去地球补觉,美美的大睡一觉之后,才带着许多早餐出现在这里。

“哟,挺自觉的,嘿嘿,我不在,你们俩没偷懒吧!”方涥边说,边一口一个包子的吃着。

话音刚落,畅莱和祁柔还没回话,身边多了一个老者。

“呃...老夫乃是宗门丹药堂圣老,之前看了你炼丹,觉得你资质不错,是个炼丹的材料,把刚才炼制的丹药,给老夫瞧瞧!”圣老到来后,就彰显他的傲骨,对就是傲骨,不是什么仙风道骨,典型来耍帅的鸟样子。

“圣老怕是要失望了,弟子炼丹并非比试,只是借用那里的场地,也没有必要与谁炫耀,况且...丹药外放,药效流失严重,不适宜于圣老观看,还望圣老莫要强求。”方涥很平静的答道。

“哈哈!说的好!老子的弟子,老子都没开口说要看,圣老,你来凑什么热闹!”天空里一段响亮的话语,如同春雷般炸响,话语完毕后,还是那套出场方式,闻其声后才见其人,火雷大长老到了!

“哼!老夫来此,只因此子是个炼丹的好苗子,打算收为亲传弟子,细心栽培几十年,日后必有高就!你又为何而来?莫不是要他去跟你习武?”圣老不知道方涥此前的打斗,更不知方涥展示的实力和雷属性气场。

火雷笑了,“这小子,老夫先开口收为徒弟,而且他也已经答应过了,圣老,莫要强求!”

“强求?如此炼丹水平,大家有目共睹,老夫何来强求!”圣老对着火雷说完,便转身对着方涥说道:“小子,把你之前炼制丹药给老夫,便算是拜师了!”

“圣老莫怪,弟子不想加入丹药堂!弟子炼丹,纯属爱好,而非弟子的全部。”方涥还是保持很恭敬的态度,而心里,非常想打一顿面前的圣老,老东西,想要强抢东西。

圣老的意思,确实有点打算强抢,七级丹药,在宗门里只有一个地方能出,那就是他的圣老殿,其他地方也有,不就等于抢生意吗?收为徒只是个幌子,独揽七级丹药,稳固他的地位才是真。

于是乎,下面的对话可就不怎么和谐了,“小子,不要不识抬举!老夫尊为圣老,亲自跑来收你为徒,已经是你莫大的造化!难道还要老夫把你逐出师门不可!”

“圣老,你驱逐他?宗规里,他犯了哪一条?老夫在此重申一遍,他!是老夫的弟子,雷属性气场的弟子!圣老,莫要依仗地位,而不顾宗规所在!”火雷也不客气了,说话间,一股股怒气从嘴巴里和话语一起发出。

闻言,圣老有点尴尬,可地位,他比火雷要高,不能就此败了气势,“宗规?呵呵,宗规里,弟子不服管束!可否驱逐出师门?!”

“不服管束?圣老,你算哪里的葱?要管我雷属弟子?宗规,允许你这个无权的老家伙乱插手?又允许你抢收弟子为徒?还要抢弟子炼制的丹药?!你一把年纪活到哪里去了?!”火雷和圣老,吵的面红耳赤,像极了两个孩子在争闹。

“好!污蔑说老夫抢东西?老夫现在就以圣老之位,驱逐他,离开宗门!”圣老说完,气呼呼的转身就走。

火雷大长老的双拳紧握,怒视着离开的圣老,噼里啪啦的雷电,在拳头和手臂上萦绕,那架势,下一秒便有可能会秒杀了圣老。

“师父!别和他计较,嘿嘿,虽然被人逐出宗门,但很感激你为我做的一切!此处不留人,自有留人处!”方涥两只小手拉扯着火雷的手臂,师父二字说出的时候,火雷的怒气全散了。

低头看着小不点的方涥,“哈哈,你刚才...认我做师父了?哈哈哈”

火雷大长老开心的有点失了分寸,半蹲下来,又说道:“莫急!他算个屁!这么多年,依仗自己会炼七级丹药,众人都要向他求丹,把他宠成如此地步,他只是个无权的老家伙,我这就去找宗主理论!”

“唉~”方涥还想说点什么,火雷的急脾气说了就去做,转身便开启身法离开了。

这一走,山谷里安静了三日,之所以安静那么久,是因为四项宗宗主正在闭关,想见宗主,那是不可能的。

而圣老也没就此收手,不能收为己用,那么就要废了方涥,宗主见不到,那就下令给副宗主,声明驱逐方涥出宗门。

副宗主自然知道方涥的才华,刻意压着不发,甚至开始装病,躲着圣老。

一日两日还好,时间久了,想躲都躲不掉,圣老的地位,有修改或者临时越过宗规,行权益之事的权利,弄的副宗主连续三日不得安宁。

圣老也看出来了,副宗主是在故意拖延,最后,竟然只以圣老之地位,带着戒律堂的长老亲自去了方涥三人的山谷。

圣老亲自出马,一来要驱逐方涥,二来要把方涥炼制的丹药夺过来!圣老的心态,已经有点扭曲,口口声声的说道:“你在本宗门炼制的丹药,理当属于宗门!”

人心险恶,活生生的给方涥上了一堂课。

“呵呵,之前敬重你是圣老,想不到,是个不要脸的老杂毛,抢人东西都说的那么振振有词!”方涥的怒意上来了,拉开架势,要和面前的十个来人开干。

畅莱害怕,缩到一边,不敢吭声,祁柔则不然,站到方涥身边,“不如把丹药给他们,这样的宗门不待也罢!我和你一起走!”

“不给!凭什么要给他们?老子自己的药材,自己的费心力炼制,与他们何干?臭不要的一群老货!想要来抢,也要有本事!”方涥怒视着站在面前的十来个老家伙。

圣老则是大笑了:“看到了吧,此子野心颇重,竟然在丹药堂里偷了药材,占为己有,说是自己的药材?!三项阵!拿下他!”

圣老的话语刚落,身边十来个戒律堂的老家伙,便绕着方涥站成了一个圈。

此时,方涥不担心自己,反而是担心身边的祁柔,和躲在破屋子墙边的畅莱,眉头紧皱思考着对策。

突然,一道身影,站立到方涥面前,“小子,拿着这个,带他们俩走!这里我来应付!”

火雷出现后,先给了方涥一枚戒指,这戒指的样子方涥认得,紫色的两个菱形石头镶嵌在戒指上,是火雷大长老自己的戒指,如此贵重之物,方涥可不敢接。

见到方涥不接,火雷也不客气,拉着方涥小手,便戴到了他的手上,空间戒指有个自己收缩的功能,粗细手指,会自己调节,若不是有这么点功能,又如何配得上高端大气上档次空间戒指之名?

被戴上戒指的那一刻,方涥同时被丢了出去,火雷使的力气,可绝对不是一点点,方涥像一枚炮弹,直直的被丢向了南方,眨眼的功夫,身后又有两人也被丢了过来,方涥不解,面前的十个老家伙,修为不过就是大兽王境,又有何惧怕的。